落多虑

喜欢画画的无聊女子(?)总是改不了拖延的臭毛病,目前还在学习中,渴望交友交流.

© 落多虑
Powered by LOFTER

一张简单的线稿,之后也许会细化或是扩展个短漫之类的,先存着吧。

塞叔鲁总的摸鱼,回头再用心画张帅帅的叔吧QAQ

摸一张我最爱的叔,元宵节后愿塞伯伯做个远离各类变态的好梦。

为什么就河蟹啦?!我没画什么会教坏小朋友的东西好吧...算了,我试试链接吧

https://weibo.com/5756395331/profile?rightmod=1&wvr=6&mod=personinfo&is_all=1


涂只可爱的威尔逊,啊,改天再加张老麦吧,只有衣服同框根本不够吃....(饿)跪求大大们写文产粮(跪拜)

腹黑魔法叔×柔弱科学家受,真的好吃。游戏玩着玩着,突然就腐了...
(天啊,现在我连这种画风的都不放过了...捂脸哭)

   你感受过绝望吗?
 
   体验过第二部后真的觉得赛叔好惨...不过二代boss没有鲁总会玩,一边虐人一边讲述自己悲惨经历什么的...啊,有点糟糕。

美丽的汪酱,霸气的狗哥也好喜欢,不知道以后有没有机会画了,医生说在下的手腕损伤很厉害,好像不能画画了....没什么啦,最起码最喜欢的狗哥完成了几张,以后一段时间只能单手敲敲键盘啦,挺不甘心的,明明还能做得更好...

【弓枪】在下的凶兽 (黑弓/黑枪)

 五

对于末日来说,这是最为理想的根据地,是曾流浪四处的Emiya梦寐以求的容身之所——僻静的临近公路的木屋,它被人遗弃有段时间了,屋内潮湿发霉,屋顶有些漏雨。屋主的生活相当丰富,猎枪,画布,昂贵的摄像机,长途旅行的帐篷工具,还有些制作标本的药品刀具。


“有钱人的生活似乎有些令人无法理解。”Emiya晃着一罐扎上漂亮丝带的眼球,觉得反胃,这些东西被当成饰品,光明正大的装点在客厅。“更难以理解的在这里。”凛手里抱着的水晶球播放着图像,“我,我用追溯魔术调查这间屋子的过去...天呐..你们自己看吧。”除了库丘林所有人都围在女孩面前。...


【弓枪】在下的凶兽 (黑弓/黑枪)


  他们的谈话并没有进行多久,末日的凝重已弥漫在空气中。凛的表情比男人想象的更加绝望。“还好吗?” Emiya为女孩煮好杯咖啡,他从没磨过咖啡豆,男人猜想这杯液体的味道大概糟透了。“我们还有多少时间?”凛眼睛空洞盯着Emiya,男人紧接着将目光递给Alter“两周不到。”库丘林轻嗅冒着热气的咖啡,漫不经心的回答,皱起眉头“我知道这个味道。”当然,没人理他。女孩手指发白,用力掐着Emiya带回来的感染者碎块“两周之内我会阻止...”“你什么也阻止不了,不要白费功夫,去分析这个病毒的弱点,用魔术师的手段试着研制武器和血清。”


凛的决心被无...

本来打算画狗哥和鲜花的主题,最后变成了卫宫同学若隐若现的调戏狗子....旧狗,c狗打算正经画下,刚接触板绘不久难度还是挺大...就当填坑了吧,谁叫我这么喜欢他呢。

采访:假如我们敬爱的冠位老妈子作为B阶召唤.....

咕哒:我真的想象不出比那更恐怖的事了(抖)


突然萌起杀阶大狗,摸鱼一张,有空写个故事吧.

在下今天实在写不动文了,试着摸了张实验室狗子,配合文食用更佳,狗子前期一直是懵逼状态,后面会恢复记忆哒!(超级期待老练色气的狗子和卫宫做羞羞的事...)话说我都画的这么含蓄了应该能发出来吧?(佛祖保佑..)

【弓枪】在下的凶兽 (黑弓/黑枪)


   Emiya终于找到一辆破旧的卡车,他收好车钥匙,俯身捡起一块感染者腐烂异变的眼球,小心装进带封条的食品包装里。“你在做什么?我们的速度比这玩意快上不少。”库丘林有些嫌弃的敲着车门,脆弱的铁皮立刻出现肉眼可见的凹陷,手上动作被几根修长手指轻易拦下“别弄坏了,我们还要靠它去城里。”“你很着急,我以为你会在出发前教我更多东西。”


  Emiya很烦躁,没搭理库丘林,随手将空油桶摔在地上,对方并没有识趣的放过他“这个月内病毒就会蔓延到各个城市,你打算去哪?哪里对我们来说都是安全的。”“我知道。”库丘林冰凉的指肚抚上他的眉心,卫宫惊悚后退,对方倒是自在“你...

【弓枪】在下的凶兽( 黑弓/黑枪)

麻婆坑狗哥无极限,狗哥真的幸运e,真的e.....


番外二【从前的猛犬】


“啊啊!又变成这样了!!!”女人手中的马鞭狠狠抽在几个男人背上,与她行动不符的是脸上依旧虚伪的清纯“梅芙小姐,我们真的已经...”响亮的耳光打断手下的解释。一个不成人形的怪物正在钢化玻璃后挣扎嘶吼,他赤裸的身体长满毛茸茸的白色菌丝,肉体无法承受异变,血管在凄惨的尖叫声里爆裂。梅芙用鞋尖挑起手下的下巴质问“这些可是我精挑细选的男人呢,竟然连第一关都过不了...”


  可怜的小伙子抖成一团,他不敢想象自己将要面对怎样的惩罚,漫长的等待换来烙在脸颊上的温柔一吻,他惊讶抬头,梅芙看着他笑...

【弓枪】在下的凶兽 (黑弓/黑枪)

本文的梅芙是反派,厨请轻喷,在下对所有角色都没有个人意见和恩怨,只是一个故事必须完整,大家立场不同,做法不同。还请体谅。

不多说废话了,放文

番外一【从前的猛犬】

  幸运他这个词与库丘林无缘,经历过数多磨难,男人依旧难能可贵的保持着爽朗的好性子。女人缘不错,但对他来说女人本身便是厄运。

“老子好不容易休假为啥还得回去加班啊?!”手机狠狠摔进床垫里,通话还在继续,电话不时传出女人气急败坏的骂声,库丘林松松垮垮挽住还在滴水的头发,随便套件白色短袖便出门去了。这是他假日里的唯一一次活动:去超市补充食物。鉴于自己呈负数增长的幸运,除上班之外库丘林很少走动。只是次购物而已,...

【堕网的蜘蛛】

〖6.沉默的话唠〗


“蜘蛛侠,请放下武器。”意识开始从这里苏醒,怎么回事?发生了什么?眼前的情景让彼得渗出一身冷汗,人质平安无事的与警察站在离自己十里开外的地方,一脸紧张。而犀牛人被自己鲜血染红的蛛丝穿刺四肢,痛苦的在地上扭动,没错是穿刺,他从没见过大块头露出过这种表情,即使是一栋大楼掉在他身上。


“这是我干的?!我从来没有这种招数!蛛丝的配方里也没有能让它硬化到穿过犀牛外壳的成分!”男孩大声向自己解释,试图冷静下来。是血的问题,是自己的问题,他感觉汗水湿透制服,体温被风带走,心也被吹的左右摇摆。蜘蛛侠荡着网走了,他必须在威胁到他人之前找到原因所在,他有种强烈的预感,自己的行为正在与蜘...

【弓枪】在下的凶兽


Emiya也是那间“工厂”的产物,他的情感无法彻底抹去,是个待销毁的失败品。名为切嗣的男人救下他,赋予他姓氏,理想。“进化”后的产品因此退化为人类。“您为什么要救我?”“这是我仅剩的救赎,‘进化’因我存在,没人能拯救所有人,我却变成这套愚蠢理论的最大错误。”“我也能拥有名字吗?”记忆中切嗣空洞的眼神第一次有了生气“当然,你本身就有名字。我们的工作不允许有任何书面记载,实验品的个人信息全部注入大脑,这是自己无法发掘的最深层记忆。我知道该怎么做,只是得折断几根骨头,那会很疼,你..真的想知道吗?”“想。”从此他的名字伴随着疼痛永远在心里留下刻印。


那个叫做库丘林的家伙没有痛觉,他身上所有能...

【弓枪】在下的凶兽 (黑弓/黑枪)

本文的大背景也就是丧尸啊,末日什么的,不算新鲜。感染者设定是按美国末日那款游戏来的。

私设具体如下:
1.Alter是唯一一种有独立思维和特殊能力的感染者。(都是抓普通人做实验的,倒霉的狗子就是如此)
2.Emiya不是完整的Alter,所以不能用这个称呼,虽然本质一样...他只是个80%的感染者。
3.Alter之间可以用心灵感应交流,文中的“[]”是心理对话。
4.HE(大狗卫宫他们有那么好~~~好人应该有个好结局)



   Emiya吞下头疼片,气息擦过麻木的舌变成轻叹,黑红色的大型生物正霸占着他仅剩的床铺,男人只能靠着断墙休息片刻,手边没有一只水杯,口中反复咀嚼...

堕网的蜘蛛

〖5.动物本能〗

   本叔叔死去了,堕落在一堆蛛网中,伤的那颗年幼的心抽出丝来,闪亮亮的,吸引强敌,也牵住了亲友。“彼得!你该起来了。”模模糊糊听到梅婶的敲门声,彼得睁开眼,视觉似曾相识的定格在梅婶开门的瞬间。不对劲,最近这种“意外”发生越来越频繁,令人不安。“哦,我的甜心,你还没睡醒?清醒清醒吧,孩子,你快迟到了。”“甜心...哦,我是说我现在就去洗漱,梅婶。”


   突然意识到此处的甜心并非出自某聒噪的雇佣兵之口,本打算数落的话语一转,少年早就从床上蹦到卧室里去了。“我出发了!啊...那是哈利!!”高档轿车里冰冷怨念的眼...

【堕网的蜘蛛】

〖4.真实的哪边〗
“WadeWilson吗?”“啥?彼得你还好吧?你有在听我说话吗天才。你的叉子都戳进我的碗里了!”他最好的朋友哈利不爽的把手在自己眼前晃晃,蜘蛛的视觉却把它放慢到几乎静止的程度,说真的这很不舒服。“抱歉哈利,我昨天打工到很晚。”“我没介意,我是说我邀请你来今晚的聚会。”“今晚。。”彼得开始头疼,摸到口袋里被红色蜡笔涂满的小纸条,那是死侍给他的,这个游手好闲的人在紧急时为自己提供钞票,意外可靠的把自己从误会里救出,给予最及时的安慰,又擅自消除自己的恶名,还在莫名其妙,琢磨不透的蜘蛛的脑门儿上狠狠拍上了自己的大名和家庭住址。我必须去拜访他,为什么是必须??脑内有声音响起:如果你能...

【堕网的蜘蛛】

〖3.忘不掉的混蛋〗
 不死的混蛋家伙,这是彼得对死侍这个人的评价。真是太奇怪了!彼得在数学老师犀利的目光下,尴尬的敲敲抛锚的脑袋。自己居然在宝贵的课堂时间想着只见过两次面的家伙!虽然他的确令人印象深刻。

 一定是心理作用作怪,蜘蛛走到任何地方好像都有一抹红色从眼前晃过去……我是个傻子才会认为这是心理作用!把那个躲在厕所门背后偷笑的雇佣兵五花大绑。“对哥温柔点,我的甜心~”“哦天呐,闭嘴,太恶心了,梅婶都没那么叫过我!”彼得一阵恶寒。“梅婶?”糟糕,自己居然说溜了嘴。“先说说你一直跟着我打算干什么。”“哥只是想看看纽约小甜心的一天~哥还想试试当英雄到底好不好玩!”“英雄吗…...

【堕网的蜘蛛】

忘记嘱咐件事,本文叙述有两个视角,小蜘蛛视角和死侍的日记视角(恶棍的英雄事迹),死侍的视角大概会稍黑暗些,虽然两个人开始相处各有目的,最后结局是好的,我写不好be所以就这样啦。


【恶棍的英雄事迹<1>】
   日记一      今天     
  哥觉得自己将死于过度饥饿,这可能是哥的最后一篇日记,第20987个哥倒下,还会有千千万万个哥站起来,这个日记世界是我的,是‘这个’我的,所以这里没有‘其他人’哦哦!!有人来外...

【堕网的蜘蛛】

〖2.用善良来捉你〗
 偷偷的,对,偷偷把做零时工赚来的钞票和自己饿着肚子攒下来的早餐钱存进银行还款机里。悄悄的,对,悄悄擦干满是皱纹的眼角里尚未干涸的泪水。“梅婶!我们生物课上讲,全麦面包只对成人的身体健康有益,下次给我买白面包就好。”这孩子在竭尽全力的节省家里的开支。早晨的第一次身份转换让彼得在结满冰花的窗角看见老妇人隐忍的落泪,小伙子揉了揉发酸的鼻尖,逃之夭夭。
 
 课程结束的很早,因为好学生彼得毫不费力的当堂完成了作业,但他在为另一件事发愁,考试时的失误让他失去了这次学习奖励,现在他得好好考虑下怎么重新把这笔钱挣回来,现在正是最需要钱的时候,他向本叔叔保证过,...

【堕网的蜘蛛】

彼得不知不觉被暗处的眼睛盯上,善良的男孩出现异常,因保护而强硬起来的蜘蛛终于亮出毒牙开始撒网。到底谁是猎手,谁又是猎物?又有谁心甘情愿堕入对方的网中?(甜文,文笔一般请谨慎观看)


〖1.被盯上的猎人〗
 繁华纽约的角落里,又有多腿生物在暗暗爬动了。这些静候着的捕猎者还得不时躲避人们突然跺下来的鞋底,辛苦至极。它们一直不怎么招人喜欢,尽管结合出最为敏捷和美丽的红蓝交错的个体。
 
 总是耐心织网的善良猎人今天也飞荡在城市雨林里。“哦天啊,坏掉的蛋糕,掉落的作业本,还能更糟吗?我不能再搞砸任何一件事了。”事实是还能更糟,看吧,还有被超级罪犯弄破的制服。很好!接着是被狠...

软软的老爷直戳我的萌点,不过新52老爷弱化的有点厉害,(虽然喜欢老爷被虐~),不过老爷只能大超和家人示弱!

拿枪的老爷好苏啊,虽然他黑的和枪连为一体了,但还是很帅

TOP